一秒記住【新筆下文學 www.byjuwo.tw】,更新快,無彈窗,免費讀!

    周小昆還沒吭氣呢,陳兔直接拍了溫朵兩下:”我剛給你說的啥,他就沒看!你是聽不懂我話咋的。”

    而周小昆呢,他實際上心里此時是不舒服的,但他也不能說實話,只能開玩笑的裝出一副很難受的樣子:”唉,別提了,我現在都快難受死了。”

    陳兔白了周小昆一眼:”去死吧你們兩,無聊!”

    溫朵這時候嘿嘿嘿笑了半天,朝著老姐胸口看了一眼后。她問:”姐,你到底是怎么長的啊,有沒有秘訣啊,你這連我一個女的都喜歡得不得了啊,以后真是誰娶了你,誰要爽死了啊!”

    ”這你就要去問你大姨了,都是她遺傳的好!”

    兩姐妹在這斗嘴的時候,周小昆還朝著陳兔胸口那瞄了一眼,不禁感慨:確實好啊,同時他還想起了當初跟陳兔在一起的時候。自己做的那些不老實的事,不過想了沒片刻呢,他就急忙在自己大腿上掐了一下:

    怎么能想這些呢,把蘇涵涵放哪去了?

    這天下午兩點左右。

    周小昆正跟陳兔溫朵在工作室里商量著怎么拍搞笑的視頻段子,正打算拍著先試試呢。溫朵收到了一條微信申請消息,有個陌生的男的想加她好友。

    她當時沒多想,同意后,正要問對方是誰呢,人家回消息道:”你有照片沒有,先發照片來看看。”

    溫朵有點懵逼,直接回道:”你誰啊?要我照片干嘛?是不是加錯人了?”

    那人回道:”你是不是叫溫朵?”

    ”是啊,你誰啊?”溫朵有點納悶。

    ”我是給你送錢的人。”對方發來這個消息后,還給溫朵發了幾個色色的表情,接著他又補充道:”照片快給我發來看看,好看的話,一個月八萬十萬的都不是問題,我不缺錢。”

    溫朵更懵逼了:”啥意思?什么十萬八萬的?”

    ”你說呢,你難道不是求包養的嗎?不是說自己長得美若天仙嗎?”對方問。

    ”去你媽的吧,你才求包養呢?你有病?到底是誰你?別跟我開這樣的玩笑啊?”溫朵以為是哪個認識自己的人在這逗自己玩呢,她還想看看這人的朋友圈,不過她的朋友圈是關著的,根本就看不到。

    ”我在外圍群里看到的啊,有人發了你的微信,說你是求包養的,身材好長得漂亮活好,而且是女大學生,我這才來加你的。”

    ”滾吧,老子不是,你加錯了!”溫朵覺得很無語。直接把那人給刪掉了。

    而刪掉那人的同時,她發現又有幾個人加了他微信,都是男的,她試著加了兩個,跟剛剛那個人一樣,都是把她當成了求包養的女大學生,溫朵這下明白了,這是有人故意搞她啊?

    也就這時候,一旁的陳兔也嘰嘰喳喳起來,說突然好幾個男的加她,加上后問她是不是求包養的。

    兩姐妹同時出現了這種情況,這肯定不是一個巧合。

    ”操,肯定是安然。”溫朵罵道,她覺得安然現在就是搞這個包養的,她肯定會接觸很多外圍包養群啥的,估計自己跟陳兔剛剛招惹了她埋汰了她,所以她就把兩人的微信給放到群里了。

    想到這,溫朵氣的肺都要炸了,她當時掏出手機要給安然打電話,想質問她這件事跟她有沒有關系,但陳兔跟周小昆攔住了。

    ”你就是問人家,人家死不承認你能咋辦?再跟她在電話里罵一頓?那一點意義也沒有。”陳兔雖然也很生氣,但她覺得這時候找安然爭吵不是明智的選擇,周小昆雖然這時候也罵了幾句,但他也建議溫朵別打電話了。一方面沒用,另一方面安然肯定會更得意,整不好還會想出什么報復姐妹兩的點子呢。

    在兩人的勸說下,溫朵最終決定不打電話了,不過她心里很不服氣,她也開始偷偷的琢磨著,怎么能找回這個虧

    第二天上午,溫朵請了個假,然后去找了袁強一頓,跟他聊了聊安然的事,也是通過這次聊天,她知道安然是因為啥挨打了。

    原來,安然在拉攏其他女生做包養的時候,拉到了一個袁強朋友的女兒,這個女孩一開始其實是不愿意的,后來在威逼利誘下做了那種事,無意中又被家里人發現,給家里人氣壞了,只不過家里人覺得這種事傳出去太丟人,怕影響女兒的婚嫁。就沒有去找安然鬧,只是把事情告訴了袁強,讓袁強收拾安然一頓就行。

    事情就是這么個事情,至于安然說的,有人說是溫朵找的人。這要么是袁強手底下人瞎說的,要么就是安然自己誣陷的。

    而把這些事告訴溫朵后,他也提醒溫朵,千萬別再去找安然鬧了,也別去質問她,不然回頭自己朋友的女兒再收到影響啥的就不好了。

    溫朵也只能給袁強一個面子,說這次就算了,不過袁強說了,回頭事情過去了,他會再找機會收拾安然一頓。給溫朵出出氣。

章節目錄

周小昆溫朵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,新筆下文學只為原作者多種物質的小說進行宣傳。歡迎各位書友支持多種物質并收藏周小昆溫朵最新章節

上海时时乐开奖时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