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秒記住【新筆下文學 www.byjuwo.tw】,更新快,無彈窗,免費讀!

    安然這話一出來,在場的所有人下巴都驚掉了,她這話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周小昆睡了她?

    畢竟陳兔以前跟周小昆處過對象,其他幾個姐妹都是知道的,這時候她們還都看了看陳兔,估計是想看陳兔的反應,而陳兔呢,這時候的臉色相當難看,她的大腦也處于懵逼狀態,她有點不敢相信安然剛剛說的話。照她這個意思,周小昆睡了她?

    仔細想想,上次在那個校園紅人app上,不是還有人發了個周小昆和安然去開房的照片么,當時安然說兩人就是上去坐了一會,現在看來,這件事肯定算是實錘了,兩人可能真的已經發生關系了,而且安然今天告訴大家她懷孕了,有可能這事也跟周小昆有關系啊!

    這讓陳兔很失望。知道周小昆是富二代后,她覺得周小昆以前做的那些事,也并不是特別離譜的,她覺得周小昆不算很差勁的人,已經對他的態度有了一些轉變了。但是現在看來,他跟自己分手后沒多久,就跟自己的好閨蜜發生了關系,而且他還是處啊,隨隨便便的就給了人,這說明啥呢,說明周小昆這人就是差。

    想到這,她很后悔自己當初怎么就跟這樣的人在一起了,怕是人生中的第一個大污點了。

    同時,她對安然更失望了,畢竟是自己的好姐妹,之前還信誓旦旦的給自己和溫朵說以后再也不搭理周小昆了,可現在呢?說實話了吧,兩人不但還聯系著,而且都搞到床上去了。

    那安然這樣做,豈不是也沒有把姐妹情放在心上嗎?

    再看看旁邊的幾個姐妹都在這看著呢,自己這臉往哪里擱啊,實在是太丟人了,雖然也特別想質問安然,但這么多人,而且安然也醉醺醺的,她也只能暫時忍住,假裝什么也沒聽到。

    她雖然能忍住,但一旁的溫朵忍不住了,溫朵這時候也喝多了。她聽到安然這話后,使勁用手拍了下安然的肩膀,同時大聲斥責道:”你他媽剛剛說啥?誰睡了你?”

    安然聳了聳肩膀,然后嘟囔著說道:”睡了我的人好多個,你說的是哪哪個!”

    安然明顯這時候已經神志不清了,她都分不出來是誰在問她,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說什么。

    旁邊一個女生可能是為了緩和尷尬的氣氛,這時候還笑著為安然說話:”這丫頭可能就是喝多了,咱們繼續聊咱們的,別搭理她。”

    陳兔沒吭氣,實際上她也想讓安然繼續說下去,只是自己不方便開口問,只能讓溫朵來為自己代勞了。

    而溫朵不愧是陳兔的表妹,似乎知道陳兔心思似的,這時候就是死抓著安然不放,她干脆把自己的凳子搬到了安然旁邊,坐在她跟前,用手扯了扯安然的衣服后她問:”我問你,周小昆有沒有睡你?”

    安然沒吭氣,而是突然笑起來了,笑著笑著就嘟囔道:”一晚上來了好多次,你你說睡沒睡?這傻逼現在想給我錢打發我,我在他心目中,就只是圖錢的貨嗎?我”

    安然的話還沒說完呢,溫朵就已經發飆了。她使勁推了安然一下,差點把安然給推倒,接著罵道:”你他媽的,啥時候跟他睡了?你惡心不惡心?還跟他睡?不是答應我們再也不搭理他嗎?”

    因為這次溫朵推的力氣很大,安然干脆直接抬起了頭,當她看清楚坐在跟前的幾個姐妹后,似乎意識到自己似乎說錯了話,眉頭也微微皺起來了。

    ”你他媽的騙我和我姐是吧?當初我可說好的,你要是還聯系周小昆,咱們就絕交,記得不?”溫朵的情緒瞬間變得很激動,她本來心情就不好,現在受安然這事一刺激,自然發飆了。

    ”啊?我我剛剛說啥了?”反應過來后的安然,干脆裝起了傻。

    ”你少他媽裝了,剛剛說了啥我們可都聽見了,你說周小昆睡了你,還想狡辯是嗎?早就覺得你們兩有問題了,上次都跟你說清楚了,之前的不算。以后再也別搭理他了,你也答應我們了,可是你是怎么做的呢?”溫朵說著,還看了看姐姐陳兔,可能是陳兔在旁邊一點反應也沒有。溫朵也著急了:”姐,你倒是說個話啊,她都跟你前對象睡了,你咋一點反應也沒有啊?”

    陳兔啊了一聲,一副不知所措的樣子,旁邊幾個人的目光也讓她有點慌亂,好半天后才支支吾吾道:”分都分手了,人家愛跟誰睡跟誰睡,和我有啥關系啊。”

    ”那她當初答應咱們的啊,再也不搭理周小昆了啊?這件事你怎么說?你要跟她絕交嗎?”溫朵繼續逼問。

    ”我”陳兔不知道該說啥了。

    旁邊的幾個人這時候也趕緊勸說溫朵。讓溫朵別說這個了,她們說兩人都喝了不少酒,現在腦袋不清楚呢,問也問不出什么來,還是等明天酒醒了好好問問。

章節目錄

周小昆溫朵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,新筆下文學只為原作者多種物質的小說進行宣傳。歡迎各位書友支持多種物質并收藏周小昆溫朵最新章節

上海时时乐开奖时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