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秒記住【新筆下文學 www.byjuwo.tw】,更新快,無彈窗,免費讀!

    周小昆自打進了陳兔小區后,腦海里就幻想過好幾種陳兔開門時的情景,但讓他怎么也沒想到:

    此時此刻門開了。

    站在門口的居然不是陳兔!

    而是安然!

    她怎么會在這?

    難道一直都在?

    想到這,周小昆有點恨自己,怎么就沒把情況問清楚呢?

    應該問問陳兔家里是不是還有其他人的啊!

    這下可糟糕了,她家不但有人,這人還是安然,要知道安然跟溫朵一樣。都是很討厭自己的啊。

    ”周周小昆?怎么他媽是你敲的門?”安然驚訝的問道,語氣中還帶著強烈的不滿。

    在她看來,周小昆跟陳兔之間根本就沒有任何交集,他干嘛要來敲陳兔家的門呢?

    也就這時候,陳兔從一個屋子里急忙跑了過來,她臉上的表情又緊張又無奈,看樣子這一幕也不是她想看到的。

    周小昆明白了:

    這可能是一場意外,安然之前應該不在這的。不然陳兔是不可能讓自己來送藥的。

    ”咋回事啊兔子?你叫他來的?”安然轉過身看著陳兔問道。

    陳兔看著很慌,眼神躲躲閃閃的:”對對啊,我叫他來的,我有點感冒就就讓他來給我送感冒藥了!”可能是太慌了。陳兔說話都結巴了。

    安然這下更是驚呆了:

    堂堂女神級別的陳兔,在學校里那么多男生追,大晚上的感冒了,居然讓一個不是很熟悉的臭**絲來給自己送感冒藥?

    她腦子沒問題吧?

    什么樣的帥氣男生不能來送,偏偏讓周小昆?

    此時的安然自然不知道,在國慶節這幾天的時間里,周小昆跟陳兔的關系,已經不是一般的朋友關系了。

    ”你怎么讓他來送藥啊?真的假的啊,我怎么有點不相信呢?”安然有種做夢的感覺。

    ”我們兩剛好聊天了嘛,我就尋思讓他干脆給我買點藥送過來。”陳兔說著,還趕緊問周小昆:”藥呢,買來了嗎?”

    ”買買來了!”周小昆從口袋里掏出藥遞過去,因為自己慌,藥都還沒遞到陳兔的手里呢,直接就抖落在地上去了。

    急忙彎腰撿起遞給了陳兔,周小昆慌慌張張的說:”那我就先回去了啊!”

    撂下這句話,他像個兔子一樣從樓梯口那跳著下去了,居然連電梯都不等了。

    ”你跟周小昆聊天了?在哪里?微信上?”安然在這一刻有種自己三觀被顛覆了的感覺:”你們兩為啥要聊天啊?閑聊呢?還是有事情聊到一起了啊?”

    ”哎呀,你就別問這么多了,你都還沒跟我說呢。你怎么突然就來我家里了啊,也不知道提前跟我說一聲啊。”陳兔現在只想趕緊岔開話題。

    ”跟我爸媽吵架了唄,明天不是開學呢嘛,我今天想去買一身衣服,給他們要錢沒給我,我就鬧情緒了,剛剛又在家里因為其他的事吵了起來,所以就想著來找你,誰讓你七八點那會告訴我今天就你自己在家呢,我就自己來了唄。”

    安然解釋完后,感覺陳兔是故意岔開話題,于是壞笑了一聲:”你趕緊給我解釋解釋,你和周小昆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”我解釋什么啊解釋,剛剛不是跟你說了嘛,就是讓他來給我送藥的!”

    ”少跟我裝蒜,我跟你什么關系,我能不了解你嘛?你看看你現在慌得跟啥一樣,臉也紅了,你們兩肯定有貓膩,可別告訴我。你要跟他上演一部小天鵝與癩蛤蟆的故事啊!”

    安然其實從陳兔和周小昆剛剛的神情中,已經捕捉到了異常,但是她自己又想不明白,兩人這到底是怎么回事,難道互相看對眼了?

    這又怎么可能呢?就算是看對眼了,那之前應該有征兆的啊,怎么這突然間就發展這么快了呢?

    ”你的臉才紅呢,你跟他才有貓膩呢!”陳兔既然不知道怎么解釋,干脆就跟她耍起無賴,反正自己心里怎么想的,只要不說出來,誰知道呢。

    ”你說不說?不說我可撓你了啊!”說著,安然開始撓陳兔的腰,陳兔這里很敏感,立馬咯咯咯的笑了起來。

    ”你敢撓我,信不信我捏你啊!”陳兔立馬把手放在了安然的胸口!

    ”隨便啊。正好幫我豐胸呢!”

    ”啊!”

    ”哈哈哈”

    緊接著,房間里傳來了兩個女生的嬉笑打鬧聲

    此時,已經跑出小區的周小昆,心跳仍然跳個不停。他擦了擦額頭上的汗,心里尋思著:

    剛剛真他媽的是要自己命啊!

    這就像是自己跟陳兔偷情被捉了現行一樣!

章節目錄

周小昆溫朵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,新筆下文學只為原作者多種物質的小說進行宣傳。歡迎各位書友支持多種物質并收藏周小昆溫朵最新章節

上海时时乐开奖时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