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秒記住【新筆下文學 www.byjuwo.tw】,更新快,無彈窗,免費讀!

    其余如此,還不如這般自在。

    閻北城顯然也是這樣的想法,只是淑妃在他面前亦是外人,并不見得有多親近,便未插嘴。

    太后抱著小思舟又逗弄了一會,將一對赤金麒麟百歲小手鐲套在了他小小的手腕上,這才將孩子重新交給奶娘,笑道:“這是哀家的禮物,皇帝忙于政務不能前來,他的禮物便由哀家代為送來。”

    說著,又從身后的女官手中拿來一對赤金鑲玉的如意,“皇帝希望小思舟日后能夠萬事如意,歲歲平安。”

    閻北城代為接過,微微垂了頭,“多謝陛下美意。”

    “不必多禮。”太后對閻北城也是同樣的隨和,“如此小思舟也已滿月,不知你們打算何時起身前往藩地?”

    這半年來,其他藩王早已陸陸續續前往了藩地,閻岑軒為人溫和大度,便連被貶為郡王的安王,都已被赦免,允其去了藩地。如今還未啟程去藩地的藩王,便只有閻北城夫婦了。

    太后這話倒也不是出于惡意,陌上花與閻北城對視一眼,道:“我與王爺早已商議好了,待過了端午,便啟程回禹州。”

    “你們不必回禹州了。”誰也沒有想到,太后竟這般回答。

    眾人皆是一驚,第一想法都是此事不妙。

    閻北城先前在皇城久留都可以被閻墨厲拿來大做文章,太后如今這般說,眾人自然心中懷疑。

    卻未曾想,太后只是頓了一頓,過了片刻又接道:“安王先前有謀逆之舉,皇帝將禹州罰給了他,至于你們,便去淮陽吧,封號不變,仍稱禹王。”

    淮陽?

    淮陽地靠江南,雖不及江南富庶,但到底也是個安寧富足之地,比禹州不知好了多少倍。

    不過,若是這樣一來,陌上花閻北城先前在禹州的經營少不得就要全部從頭開始了。

    閻北城與陌上花對視一眼,而后一同俯身謝過,“多謝陛下恩德。”

    太后上前扶起兩人,又與兩人交代了一些淮陽的事宜,便借口宮中諸事繁雜,便借口離開,將時間都留給了他們。

    有了太后帶來的這般好消息,眾人都為閻北城陌上花高興,也不局限于男女了,直接設了一張大圓桌,一起坐下,把酒言歡,笑聲朗朗,好不痛快。

    這一場滿月宴,便是沒有大辦,但于小思舟來說,有著父母好友親人的祝福,便已是最好的了。

    便是閻北城陌上花今日也都多喝了兩杯,俱都是微醺的狀態。

    閻北城走路都有些搖晃,索性半邊身子都靠在了閻北城懷中,頗為費力的走著。

    閻北城雖從未在陌上花面前飲過酒,但酒量卻是極好的,眼下意識清明,眼眸明亮,沒有半分醉酒的模樣。

    陌上花搖搖晃晃的靠在他懷中走了兩步,他便直接將她打橫抱起,直接帶回了抱回了房間之中。

    秦雅今日也喝多了酒,不能前來伺候,閻北城索性親自為她梳洗一番,放到了床榻之上。

    醉酒的陌上花沒了往日的清冷模樣,一張清冷的面頰白里透紅,身上隱隱泛著幾分酒香,此刻正閉著眼眸,睡的香甜。

章節目錄

邪帝狂后:廢材九小姐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,新筆下文學只為原作者醉臥天下的小說進行宣傳。歡迎各位書友支持醉臥天下并收藏邪帝狂后:廢材九小姐最新章節

上海时时乐开奖时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