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秒記住【新筆下文學 www.byjuwo.tw】,更新快,無彈窗,免費讀!

    在田國芳看來,女兒是被周睿鬼迷心竅,才會如此癡情。為了他,甚至敢拿起刀子自殘!

    向來教養良好的女兒,絕不會無端端的這樣做。因此,田國芳把所有的罪責,都推到了周睿頭上。

    在田飛菲以性命作為威脅下,田國芳只能選擇后退一步。

    他不敢再強迫什么,萬一女兒真想不開抹脖子,回去怎么跟妻子交代?

    看著刀鋒在女兒脖子上已經隱隱割出一道紅印子,田國芳苦笑又無奈的后退數步,道:“菲菲,爸不逼你,你先把刀放下,我們談談好嗎?”

    田飛菲似乎看出了他的真誠,這才緩緩把刀子拿開。但她沒有出廚房,只說:“不管你說什么,我都不會離開周睿的!”

    田國芳聽的心里火氣升騰,忍不住叱聲道:“他到底有什么好,把你迷成這樣!要錢沒錢,要權沒權,狗屁都算不上!我隨隨便便就能給你找百八十個比他好上一萬倍的男人,為什么你就偏偏喜歡他?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喜歡他,但我不能離開他。”田飛菲臉上露出苦澀的神情。

    “為什么?”田國芳聽的有些疑惑,他隱約看出,女兒好像并不是因為愛情留下的。

    難道,是被抓住了什么把柄?

    田國芳腦子里,立刻就想起了類似校園裸貸之類的事情。難道說,女兒也受到了這樣的威脅?

    否則的話,她為什么說不喜歡周睿,卻又離不開他呢?

    站在廚房里,田飛菲看著父親,過了許久,準確的說,是猶豫了很久,她才問:“爸,我說的話,你會信嗎?”

    看著女兒眼里的古怪之色,田國芳點點頭,說:“你說吧,我會相信你的!”

    田飛菲再次遲疑片刻,然后才緩緩嘆出一口氣,道:“如果我走了,有一天你和媽都會死在他手里的。”

    田國芳聽的愣了神,死在他手里?誰?周睿?

    他的第一個念頭就是荒謬,自己可是身家超過百億的富翁,周睿算個屁?怎么可能威脅的到他。

    如果想動手,田國芳隨時隨地可以找來百八十個人把周睿干趴下。

    一個是站在金字塔上層的富豪,一個是金字塔最底部的普通百姓,若非田飛菲,兩人根本不可能有什么交集。

    在田國芳看來,女兒這不是失心瘋,而是在糊弄他,嚇唬他。

    看出了父親的懷疑,田飛菲臉上的苦澀之意更濃,好似從一開始就知道自己說話不會有人信。

    其實不光田國芳懷疑,最初周睿遇到她的時候,也是充滿各種質疑。

    很多事情她不能說,自然也就沒有什么可以證明的了。

    “菲菲,我不知道你為什么會說出這些話,也許是周睿給了你什么誤導。但我希望你相信,爸爸是有能力保護你,保護咱們一家人的。”田國芳苦口婆心的勸說著。

    田飛菲搖搖頭,道:“你保護不了我們,只有我留下來,也許你和媽才能活。”

    田國芳聽的疑惑又惱怒,真不知道周睿給他女兒灌了什么迷魂湯,給嚇成這個樣子。

    又勸說了一會,田飛菲卻始終不為所動。

    沒辦法,田國芳只好選擇暫時放棄把她帶離青州的打算。

    只是,陳少游那邊該怎么交代?

    這件事是他們老田家理虧,而陳少游本身在勢力上就占據優勢,如此一來,怕是田國芳要吐老大一口血才能把這事擺平。

    想到這,他恨周睿恨的牙癢癢,甚至想立刻找人把周睿給綁了沉江!

    然而田飛菲似乎也想到了他的念頭,便道:“爸,你千萬不要對周睿用什么狠毒的手段,你殺不了他的!如果你對他動手,我,我就立刻死給你看!”

    田國芳聽的一陣苦笑,“死給你看”已經成了女兒的絕殺法寶。

    他重重的跺了下腳,氣急敗壞的道:“你這丫頭,我真是要被你活活氣死了!”

    田飛菲沒有辯解,只做自己認為應該做的事情。

    過了好一會,田國芳才嘆口氣,道:“好吧,我不強迫你了。但是我想知道,如果周睿自己愿意離開你呢?”

    田飛菲一臉的倔強,道:“不管他怎么想,我都會一直跟著他!”

    田國芳差點沒氣出心臟病來,自己的閨女什么時候變得這么樂意倒貼男人了?

    他懶得再多說什么,只道:“既然這樣,那你就留下吧。不過你這住的條件也太差了,那么多的五星級賓館不住,跑來這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陳少游在找我。”田飛菲回答說。

    田國芳話語噎住,是啊,陳大少的事情還沒解決。如果田飛菲光明正大的出入五星 -->>

本章未完,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

章節目錄

贅婿的天書人生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,新筆下文學只為原作者周睿的小說進行宣傳。歡迎各位書友支持周睿并收藏贅婿的天書人生最新章節

上海时时乐开奖时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