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秒記住【新筆下文學 www.byjuwo.tw】,更新快,無彈窗,免費讀!

    不過,唉,唉重復了,重復了,哈哈哈,明天一起修改

    蓋勝嘆氣說道:“看來這次徐將軍之死的罪責,是一定要算到老夫身上了。”

    贏風冕說道:“老將軍這是什么話,我們都見到了徐三刀是死在五個來歷不明的刺客手中,怎么會和您有關系呢?”

    真的會無關嗎?

    蓋勝是囚炎皇帝派系的得力戰將,雖然已經年邁,但是仍然統領著錦元城二十萬大軍。

    而云沉早就有意拔除囚炎皇帝身邊的那些將軍。

    而蓋勝首當其中,他的兵力和沁州王宇文灼心在囚炎皇帝的可控兵力里占著大部分,云沉勢力的一些人大概做夢都想把他搞下臺去。

    這次徐三刀的死,如果有辦法將污水全部潑到蓋勝身上,殺死一個軍中大將的罪責,就算是囚炎皇帝也保不住蓋勝。

    蓋勝看著面前這個年輕的扶風王殿下,更加沉重地嘆了口氣,說道:“老夫為殿下接風洗塵,而徐將軍是護送之人,他死了,而那些刺客都查不到源頭的指使者,我自然會成了最大的嫌疑人,就算是殿下和陛下都相信我,我都會被冠上大不敬。”

    這道還真是……

    畢竟徐三刀也是云沉手下的重要戰將,不可能不追查死因。

    早知道當初路遙之下手時,贏風冕心想自己應該出手保下一個活口的。

    現在想來還是太年輕。

    也許一開始就是一個局。

    目前來看陷害的應該就是蓋勝了。

    有人要拔掉囚炎皇帝的一只臂膀了……

    贏風冕不知道該說什么,但是如果今日再不出發,真的就要趕不到邊境了,他對蓋勝現在的處境也是無能為力。

    蓋勝是個老好人,顯然不想得罪云沉,他最牽掛主要還是蓋府上下幾千口的人,還有蓋家大軍。

    見慣了戰爭和朝局的可怕,他現在做什么事情都小心翼翼,把捏著那尷尬的分寸。

    蓋勝問道:“殿下真的要走了嗎?”

    贏風冕回答道:“自然是要走了,本王確實有事,不過等我到了邊境我一定會盡力向大將軍解釋,不讓禍水引進錦元城。”

    蓋勝站起來,拱手說道:“如此,那也只能多謝了。”

    他于是起身準備送走贏風冕。

    這時門外一只金色的羽箭咻的一聲突然飛來,正對著贏風冕的面頰。

    金色羽箭急速旋轉著,金黃色的氣流繞著箭身四濺而散開,非常奇異的力量蕩滌在空氣里。

    是一股花香?

    好像是魏國的梅花。

    贏風冕聞過這股味道,好像在進蓋府的時候,長廊的兩邊就種滿了這樣的梅花。

    他伸出手,手掌中的一道劍意就將金色羽箭的軌跡改變,彈到一旁的木桌上。

    蘇漫一聲怒吼,站了起來,“是誰敢行刺殿下?快滾出來。”

    緊接著又是三四只金色羽箭,這一次羽箭射的速度更加快了。

    仿佛一道金色的閃電,三支箭剎那間就射到了蘇漫面前。

    蘇漫的霎雪劍還沒來得及拔出,那三支金色羽箭就已經狠狠地插在了地面上,陷得很深。

    好在瞄準的不是蘇漫的命門,不然他就死定了。

    贏風冕驚慌地看著羽箭,難道是第二輪行刺要開始了?

    -->>

章節目錄

從贅婿開始征服名將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,新筆下文學只為原作者七月僅南風的小說進行宣傳。歡迎各位書友支持七月僅南風并收藏從贅婿開始征服名將最新章節

上海时时乐开奖时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