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秒記住【新筆下文學 www.byjuwo.tw】,更新快,無彈窗,免費讀!

    幾日以后,下了一場小雨,淅淅瀝瀝的,轉眼間便打濕了這片大地,林中更是如此,已無人煙了。

    正在田中忙碌的宋景山起身,看了看朦朦朧朧的天空,又望向那些快步來回的農家之人,他細細的說了幾句話,旁人都沒有聽清楚是什么話。

    他離開了這里,朝著不遠處的小溪走去,在這里將身上的污垢淤泥洗的干干凈凈的,而后換上一襲白色衣衫,又偶簡單的梳了個頭。

    大概半個時辰后才離開這里。

    “他怎么走了?”趕過來的農家之人,滿臉詫異:“都下雨了,他要去哪?”

    “阿爹,我看他不是普通人。”身旁的小女心有畏懼,眼珠子直打轉,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又過了兩個時辰,從遠處的山間傳來了驚雷般的巨響,轟隆隆作響,整個天空更為昏沉了,烏云密布,好似要坍塌下來了,一股迫人心神的威壓壓在大地上,讓無數人窒息。

    但詭異的是,這樣可怕的光景也僅僅是持續了半個時辰,烏云消散下去了,這場小雨也停了下來。

    無人的山間里,除了宋景山,還多了一個白色的身影,他手握著一柄漆黑如墨的長劍,足有三尺,接近劍柄的地方較為寬大,西方細細如雨。

    宋景山盤膝在巨石之上,而他則屹立在不遠處的小道中,雙方只有數十米而已,足足半個時辰不曾說話。

    兩個月的時間到了嗎?

    他不知道,但想來應該沒有到,可是白綾來了。

    不知為何,他在白綾的身上嗅到了一些極深的怨恨,好似是一種怒火,但他確定不是沖著自己的怒火。

    “我要活下去。”白綾平靜的開口,語氣中毫不波瀾,卻給人一種十分深沉的感覺。

    這五個字的力度很大。

    宋景山微微一笑,并未言語。

    白綾又道:“還差三天的時間,但我不會給你渡劫的機會,在這之前我必須斬殺你,無論你是誰!”他的語氣中,終于出現一些抖動了,似乎是因為激動,還是因為什么。

    很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宋景山倒是很和藹,也沒有生氣的意思,清風將雨后的清新空氣吹了過來,深吸一口,令人渾身舒暢,直達四肢百骸。

    這個季節真好。

    白綾看了看手中的朱墨,一步步朝著這里走來。

    很長的時間過后,宋景山終于壓住了體內的絮亂,他笑了笑開口:“朝家的劍法,以‘秘’為主,最是見不得光,以前有幸見過一次,很厲害,不過這樣的劍法不符合朱墨的劍意,但想來以你的境界應該能調和過來才是,看來你已經準備好面對神樂了。”

    他起身,負手而立,清風吹著衣袂呼嘯個不停,長發搖搖曳曳,整個人看起來神清氣爽的。

    “是的,的確不太符合,不過這些都不重要了。”白綾語氣略微低沉起來:“我必須斬殺你。”

    “用什么?”宋景山問道。

    “手中的劍。”

    “不夠!”宋景山開口。

    “朱墨的劍意。”白綾停下步伐,撐開那雙一萬年都不曾有過變化的眼珠子,卻在此時此刻出現了變化。

    一抹深黑跳動出來,如同生靈一般,那是朱墨的劍意在釋放。

    嘩啦!

    好似神仙往這里倒下了筆墨,整個世界瞬間黑了下來,伸手不見五指。

     -->>

本章未完,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

章節目錄

欲踏九霄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,新筆下文學只為原作者一株仙草的小說進行宣傳。歡迎各位書友支持一株仙草并收藏欲踏九霄最新章節

上海时时乐开奖时间